魅嫣

只为我

明信片,还以为是书呢

形象,不是叙述,必须很客观得再现事物的面貌。而叙述是主管的

他说世界上有鬼,我就真的信了
保持一种崇拜,在愚昧的内核
每天活见鬼
听到鬼命令我,诶?不要睡
有时揉我的身体
也听到他的叹息
悬空的世界
脚底生风
我飘着去拜望神婆
她只点了一炷香
看穿我的妖魂
说是被仙体附身
念着咒语把她送走了
同时送走的还有我的魂魄
我大概病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

女人要依靠爱情成长,好像治成长的数爱情最管用了


一些炊烟和鸟渐次上升
穿过蓝瓦和亚热带季风
热了的季节
父辈拿起镰刀
割下金黄和麦子的光
木头在角落里挥发绿色的霉味
远处的鸡鸣唤起陈年旧事
身上滚着南方的土地、电影的情节
其实北方永远是北方
怀想多了人就变得很轻

天空在十字架下
插满火红的地雷
让心爆炸的不止一件小事了
还有很多大事
比如关于借钱
关于相处
关于人世间飘摇不定的情事
它们随着平行线的道理
将一一溃败
任谁也无法收拾自己的破山河
唯一的希望
它流起伤心的泪滴

在某个惺忪的早晨
身体被月事的波浪腾空
温暖的河流流向大地
日渐枯萎的风月
被重新灌溉
你把我装入瓶中
趁着酩酊的醉
依次将我喝光

不要靠近我,我身上淌满了梦和梨花的影子

在村庄里养好马匹
等来年的希望  被卖出好价钱
一些梦想  无法抵触一些沉重
只好轻轻得溜走
太阳,鲜花,诗和远方
未曾抵达都已稀巴烂
举起手来
向我的爸爸妈妈妥协
向丰富多彩的交易投降
像我的舅舅一样每天关心收成
像你每天一头扎进庸碌的泥潭
明天
你去了哪里
为什么死亡的总是今天
呼之欲出的欲望
在牛的身上羊的身上流淌
撕碎固有的道路吧
搭建崭新的桥梁来通往美梦
少年 
总有人活成了少年
用一辈子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