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法儿

同感

真是哪里不舒服还想用哪里,最近肾疼


今天和一个穿迷彩衣还蓄着长发的老大爷打面而过,不,不应该叫他老大爷,他这种打扮和气质和传统老人不一样,除了年龄一样,但我却觉得和他有种相投的感觉,我好奇他,并愿意了解他,如果有可能的话,但又凭什么呢?我承认我的胆怯,像只仓皇的老鼠,尤其看到另自己感兴趣的人,假装没看见,以此掩饰心绪,为什么要掩饰呢?因为内心有太多固有的规则,生怕去打破,落的窘态。逃避太多了,所以生活日趋闷声,激情和璀璨的事情,也就仅仅想象而已,可这想象又将渡我将至何处呢?寄托罢了

罗丹的情人,camille毁得让人心疼,拍摄者一定带有悲悯情怀和爱之心拍摄的,最后真想为她浩荡破碎的一生,痛哭一下,可我也只是难受半天而已,女人大抵都是嗔痴的物种,所以才觉得她就是自己,可那样的自己最后多么凄惨呢,假如我活过了Camille 的一种体验,是不是就自己可以明白自己要重新选择另一种人生走向呢?大抵如此,可我并不是否定她,她自有她的精彩之处,无畏他人,为自己而活,为爱而活!活的激烈,即使破碎又能怎样呢,她活成过自己,我亲爱的camille

杀盗淫妄酒,财色名食睡,贪嗔痴慢疑,怨恨恼怒烦。

秋天很适合幻想

季节的尾尘卷起末世的悲观

少女的身体变成一条小鱼

被超人一捧掬起

水光泛起柔美的鳞片

鸽子在天上飞

人在桥下流亡

宇宙平衡的恰到好处

超人说完了一个故事

就要放她走

苏州河底游啊游

不见远方的祖母

不见情人的眼泪

只见宇宙的锈色

蒙蔽双眼

桃花已然又醉了

绣在轻盈的鱼尾上

月光下

开出一种妖艳的风

细细舒展

入梦,入尘世,入星河

一并汇入有情人的眼


高冷的人不牛逼,牛逼的人不高冷。请问高冷到底是干吗的?用来讽刺的,暗含贬义

城市的河水

穿过千家万户的藩篱

在浩荡的尽头

一半汇入江河

一半流入眼底

静静地石桥上

少女的白球鞋

轻轻一跃

变成了锦鲤

月光一遍遍把窗边的衣服

洗去疲倦

在第二天的清早

被穿在不同人的身上

他们形色匆忙,只认朝夕

好像忘记

身体属于大地

原来我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重金属!wc,没想到我如此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