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法儿

城市的河水

穿过千家万户的藩篱

在浩荡的尽头

一半汇入江河

一半流入眼底

静静地石桥上

少女的白球鞋

轻轻一跃

变成了锦鲤

月光一遍遍把窗边的衣服

洗去疲倦

在第二天的清早

被穿在不同人的身上

他们形色匆忙,只认朝夕

好像忘记

身体属于大地

原来我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重金属!wc,没想到我如此酷!

爱幻想的人只能蜷缩在自己的怀抱

变淡,变轻,直至变无

每个人都应该依赖自己的信仰过活,有自己救赎自己的能力,不被任何成见裹挟一生。


眼泪落下来

化作蓝色的海洋

有人鱼一只划起柔美的波浪

只需细细的游

释放出禁锢太久的欲望

疯子的头发日渐疯长

太阳红红

温暖不了一颗蓝色的心脏

好多好多的水

源远流长

就让余温尚存的歌儿

唱出远古的风光

身体没在波光里荡漾

荡漾


既然是幻想,何不让自己想些美好的

既然是幻想,理应让自己快乐

以有才华自居多么愚蠢

有才华好像指各种都擅长

但前提要有个一技之长

也是立足之本

会太多管屁用

其实是什么也不会


如果可以

就让闭合的蓓蕾把身体覆盖

香气伴着我长睡不醒

不要打扰我

门外的蜜蜂

不要吃掉我

山上的羊群


我渴望被高岗的风抚摸

被远方的情人深深注视

存在感掺杂着点孤独感就很好

那样的我很美

像女人一样美

像艺术家的情妇一样美

梵高,梵高

你来叫醒我啊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